您现在的位置: 书香亳州 > 书评美文 >
半张报纸
2016-04-22 08:38  来源:中国亳州网  作者:李自才

报纸来了”。这是门岗袁老师喊的,听到这声音我就知道《中国教师报》又到了。自从上次获奖以后,我就自己定了份《中国教师报》,这样我可以细细品味其中的内容,还可以作为资料保存下来。我接过报纸,只是随便看了一眼,然后就攥在手中,因为我马上有一个重要事要做——家访。

袁冰是我班这学期刚转来的学生,他上课时常走神,作业也不能按时完成,特别是早上常迟到。按照我了解的家庭住址,很快就找到了他的家。我上前敲门,开门的正是袁冰,他见是我,先是一愣神,稍后向院子喊了一声“妈妈,老师来了。”我把袁冰开学以来的学习情况与她交流一下,然后听他妈妈讲——袁冰本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收入也不错,袁冰在私立学校上学。他爸爸出车祸后,这个家就改变了,袁冰转到公办学校,妈妈靠卖菜维持生活。卖菜走的早,袁冰和妹妹在家,吃过早饭他还要把妹妹送到幼儿园自己才能上学。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迟到了。

回到学校我才发现自己拿的报纸忘在袁冰家了,我马上打电话过去,接电话的是袁冰,我告诉他下午上学时把报纸带来。下午,袁冰真的把报纸带来了,当我打开报纸时,发现袁冰拿来的是半张报纸,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自从我定《中国教师报》以来,从来没有少过一期报纸,每份报纸都保存完好无缺。我马上找到袁冰,问那半张报纸的下落,是不是他小妹撕烂了,希望他放学后找一找。一下午我脑子一直在想那半张报纸。刚放学,袁冰来到我办公室,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,袋子里是那半张报纸。原来,袁冰是利用体育课请假,回家拿报纸去了。一听是那半报纸拿来了,我迫不及待想去打开塑料袋,看一看报纸到底烂成什么样子。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,打电话的是袁冰的妈妈,她说,报纸是她撕的,是她用来拌老鼠药的。袁冰知道后非常生气,而且执意要把带药的报纸拿给我,说老师对报纸非常在意,她只有把报纸擦了几遍放在塑料袋里让袁冰拿来。最后还是不放心,怕老师中毒,思量再三打来电话,打电话一再道歉。我知道后表现的非常大度,告诉她一张报纸随便都能找到,没那么重要,不必在意。接下来我又批评袁冰,不该在体育课请假回家,更不该给自己妈妈发火,告诉他他的妈妈实在不容易,让他在家做一个男子汉,听妈妈的话,在学校认真学习,以好的学习成绩来回报妈妈。

袁冰走后,我一个人做在椅子上,我也在想今天发生的事,想着想着,我被感动了,像这样的家长、学生为了老师的半张报纸着想,疼着老师,护着老师。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职业是那样神圣,那样伟大。